这个自称聋哑人的小男乞丐来到了大妈的右边

2017-10-05 09:37

晚上8点半左右,乞讨男孩突然离开,沿着文化西路往西走。记者跟随发现,在文化西路南侧还有一名中年妇女在等着。他们走到僻静处,乞讨男孩将钱掏出来两人开始数钱,随后走进一家商店购物。

以前只听说过,没想到竟亲眼看到这么有爱心的人。14日中午,市民孙女士在历下大润发附近十字路口东侧看到两个年轻人给两名年老的乞讨者喂饭,非常感动。

这两个人就是记者。小女乞丐忽然开口说话了。穿蓝衣服者则挑衅地看了记者一眼:记者怎么了,也不能影响我挣钱啊。对火车站广场非常熟悉的一名知情人士称,蓝衣服属于比红衣服更高的领头人之一,底层乞讨者的日常收入,绝大部分落入了这些人手中。

在这里集合的,还有另外两名五六十岁的女乞丐,在另外一名中年妇女的带领下候车。这些乞丐显得很熟悉,一直在说话。十分钟后,一行8人上了18路公交车,直到终点站济南火车站。

他是我公公,腿瘸了,我眼睛瞎看不见。乞讨老太说,他们是从安徽来的,前天坐火车到的济南,晚上睡在火车站。但自称双目失明的流浪老太,却向记者准确地指了指放在地上的出院记录。而附近一位环卫工人则介绍,躺着的老头腿脚根本没有毛病,自己过马路很利索。

15日下午,在消失了一上午后,两位老年乞讨者和一男一女两名年轻人又出现在原地。

当日深夜,几名年轻乞丐离开火车站广场后,只留下五六十岁以上的几名乞丐露宿。

喂饭的男孩比划着,向记者表示自己是聋哑人。在纸笔交流中,他称两位老人是自己的爷爷和大妈,中午喂饭的女孩是他大妈的女儿。

记者随后来到该十字路口时,两位老人仍在乞讨。一位留着齐耳短发、身穿红衣的女孩正蹲在一旁给老人喂水,见记者走过来她匆匆离去。

我们是一家人,家里困难才出来乞讨的。发现记者跟随,这名中年妇女主动介绍他们是一家人,从外地来到济南,母亲患脑血栓,公公胳膊被机器轧断才出来乞讨,当晚就坐火车离开济南。

8点49分,乞讨男孩和中年妇女又原路返回。中年妇女在站牌等待,乞讨男孩去接两名老年乞讨者。

8人随后坐在一起,两名小乞丐则不断到记者身边打探情况。此前以聋哑人身份乞讨的小女乞丐在晚上10点左右,带着一名身着蓝色衣服的青年人来到记者身边。

此时,老男乞丐躺在路口一角的被褥上,看起来像一个得了重病的人。老女乞丐跪在其左边不断磕头,这个自称聋哑人的小男乞丐来到了大妈的右边。小女乞丐则在离三人不远的绿化带边睡觉。

晚上9点钟左右,一名穿红色毛衣的中年妇女悄悄走到这四名乞丐身边,并刻意保持着一定距离,冲他们说了几句话。随后,四名乞丐开始收拾东西,一行人来到大润发前的公交车站。

躺着的那个小伙子就是昨天中午喂饭的,好像是他孙子。交通协管员指着躺在不远处绿化带内的年轻男子说。这名男子身穿黑色上衣、绿色t恤和白色运动鞋,大约二十岁。

晚上7点30分左右,一直躺着的男老乞丐忽然坐了起来,换成老女乞丐躺着。

连日来,很多济南市民在历山路历下大润发附近都见过这样一幕:两个年轻人给两名老年乞讨者喂饭、喂水,很多人因此被感动。但记者调查发现,这些乞讨者至少有9个人,他们对外号称是一家人,实际上是一个职业乞讨团伙,靠演戏博取同情心。

两位老人也重新跪卧在褥子上。跪着的老太太不停说着谢谢,老汉则躺在被子里。他们前面摆了一个白色塑料桶,里面放着一沓零钱,桶旁边有一沓出院记录。

直到晚上8点多,年轻男子和两名老人仍然在这里乞讨。每次桶内的零钱满了之后,男孩就趁人不注意将钱倒在一个红色包里,藏在自己的衣服内。

两名老乞丐满头白发,情形着实可怜。该路口人流量极大,不少行人从此经过时都会扔点钱到乞丐的大桶里。在三个小时的时间内,不下百人给钱,除了一元的,还有5元和10元的。